您的位置: 瑞丽信息网 > 星座

风暴之隐 第二十六章 危机暗生(一)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1:41

风暴之隐 第二十六章 危机暗生(一)

眼前所见的是,那柄寒铁重剑掉落在暗影队长身后十步开外的沙地,柳凌空依旧捂着方才被刺穿的腹部正咬牙躺在地上,眼神里却是充满了惊讶。眼神更为惊讶的是一旁僵立的暗影队长,不仅是惊讶,还有几分错愕,以至于他那张开的嘴都忘了合上。他保持着方才握剑的姿势,手臂却已是一团焦黑,那不成形的焦肉上缭绕着丝丝青烟,似乎被火炙烤过一番,不住地颤抖着,其实细看之下可见,他全身上下都在颤抖着。

那是一种因恐惧而产生的颤抖,也是一种放弃了骄傲的颤抖。

而不远处的浅滩上,在层层涌上来的海浪里,渐渐走出来一个墨色的身影。

此人一袭深青色的长袍,面目隐在海潮翻滚的暗影里,叫人看不真切。所有人都默然不语,紧张地注视着此人。他仿佛踏浪而来,却又浑身不沾半点水气。更叫人惊讶或感到恐惧的是,他周身环绕着一道道莫可名状的明紫色荧光,那道道荧光不断闪耀,短促而急速地在他周身环绕,不时碰撞不时交织,刺得人眼珠生疼。

他的出现带着一股厚厚的、密集的却又捉摸不着的压迫感。随着他每往前行一步,那种逼仄的压迫感就强烈一分,越发叫人感到透不过气来。

此刻,他已经走上了沙滩,来到了暗影队长的面前。

方才那触目惊心的一幕依旧在暗影骑士和柳凌空的脑海里浮现着,当然,也在巫妖的脑海里浮现着。在暗影队长即将挥剑动手的那一刻,他们都清楚地看见,一道蓝紫交加的电光闪过,形似一枚小小的鸡蛋,凭空急速袭来,惊得暗影骑士忙横剑相挡。顿时那剑便被震飞,而暗影骑士的手臂也在那一刹那被灼烧得焦黑。

更为可怕的是,暗影队长又感觉到了那股万蚁噬骨,浑身经脉麻木且无法动弹的痛楚。这种感觉,俨然跟那一晚撤离渔村后被人偷袭时的感受一模一样。

“是......是你,你才是那......杀我暗影骑士之人......”暗影队长抑制不住恐慌地嗫嚅道。

这人却并不说话,只是漠然地看着暗影队长。暗影队长这才看清此人,戴着一副白面黑目的面具,其画相似人非人,更叫人不寒而栗。

“你是何人?!”暗影队长提高了嗓门质问到。

那人不语。

暗影队长后退了半步,再次问到:“究竟何人,报上名来!”

那人依旧不语。

“不管你是谁,我今天都要杀了你,我暗影骑士是不会被打败的!”暗影队长用力吼到,却气喘吁吁,像是在奋力给自己平定恐惧。

说罢,他便突然催动体内灵力,用完好的左手吸回那柄落在不远处的寒铁重剑,然后大喝了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准面前这神秘人的心口猛刺而去。

然而他所刺中的,只是那一瞬的残影。那人的真身已然停留在了他的背后。

“什么?”暗影队长心里直冒冷汗,心念到:“他究竟是什么时候闪到我身后去的。”

暗影队长并不罢休,紧接着又回身一扫,而被剑所扫过的,依旧只是一道转瞬即逝的残影。暗影队长心底一慌,赶忙儿四处搜寻,再转身时却赫然发觉此人就在自己面前,近在咫尺。

这次,未等暗影队长出手,那人已结结实实一记拍掌,重重击在暗影骑士的腹部。几道蓝紫色的电光在他掌心一闪,随即如锁链一般包裹了暗影队长的身躯,暗影队长应声倒地,目光渐渐黯淡了下去,浑身抽搐不已。电光在他周身闪耀了片刻便熄灭了。

“嘭!”那人掀起一脚,将那半死的暗影队长踢飞了起来,恰好落在相隔数十步的巫妖跟前。

巫妖早已是一头冷汗,心内充满了疑惑和不安。他活了千余年了,内心早已同他的妖法一样强大,但面对此人,他还是感到了一丝恐慌。并不全是因为此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败了暗影队长,更因为这个人让他猛然想起了一千年前那场舍生复兴之战,在舍生族即将吞没整个大陆的最后关头,那个头戴斗笠身形高大、从南黎明海上飞来的恐怖身影。

一千年前,那个在曙光大陆即将覆灭之际降临的身影,好似恶魔一般,穿梭战场如风般无息,双手引来天穹里万道雷电,只用了一个黎明,便将十万舍生雄兵全部化为了枯骨,那尸横遍野的战场,一时间仿佛一座巨大的焚烧场,满地只剩烧得焦黑的烂骨和遮天蔽日的浓烟浊气。

“这人是何人,同一千年前那恶魔又是什么关系?”巫妖盯着这青色长袍头戴面具之人,心底却忍不住暗自揣测着。“不,我的生门之法的直觉告诉我,此人不是那个恶魔,那恶魔无身无相,当时我在它身上感觉不出任何生灵之气,但眼前这人却是活生生的人。”

想到此处,巫妖心内的恐惧便少了许多,只要对方还是个有血有肉之人,以他巫妖修炼了千年的生门与死门之法,就必定应付得来。

柳凌空此时忍着疼痛,仰视着身前这来路不明的高人背影,心里一半是转危为安的宽慰,一半是不可思议的揣测。此人身上隐隐透出的气息,让柳凌空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仿佛多年前的那个无所畏惧的背影,那个悲壮而无奈的背影。

那个人,曾有力挽狂澜之力,恰如眼前这神秘高人,但却英年早逝于那黑暗冰冷的舍生峡谷里。思之及此,柳凌空忽然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

“终于出现了。”那巫妖又恢复了先时的傲慢之态,丝毫不惧地开口道:“上一回暗影骑士折戟于此,我只当是意外,今次看来,确非意外,只是没想到这珈蓝半岛的小小渔村里,竟然还潜藏了如此不世出的高手,想必这南海一带,确有玄机啊。”

这青袍之人闻言,忽然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再多言语,只是迈开步子,朝巫妖走去,掌心里已经汇聚出一团急速旋转的电光。

那巫妖是何等精明老辣之人,早已默念法门,忽地枯手一挥,两道十分巨大且十分骇人的冰霜之气,从天而降,好似两条冰霜巨龙一般的模样。霜气幻化而成的恶龙,掀起层层沙石,咆哮着猛烈袭来,瞬间就将那人吞没在一团巨大的白色霜气里。就在巨龙环绕,霜气开始急速凝结的一瞬,一道紫色闪电忽然冲出,伴随着“啪”的一声,停在了一块礁石之上。

而先时那两条巨龙环绕之处,已然化成了一座巨型的冰山。

那青衣人看了一眼,而后又是“啪”的一声,带着一道长长的紫色电光,闪身到了巫妖的面前。他掌心的电球已然膨胀,越发明亮,只消一招就能置巫妖于死地。

巫妖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似乎早就料到一般。果然,此刻那巨型的冰山嘭的一声碎裂了,从中孵化出一只没皮没肉、只剩一具骨架的冰霜巨龙,比之先前两条巨龙更为庞大了许多。这冰霜巨龙呼啦扇动了两下那枯骨组成的巨翼,一时间天地变色,寒风大作,无数冰渣如同细碎的刀刃一般呼呼刮过,惊得落隐、夜冷烟还有那一干护卫们,纷纷侧身遮脸而避。只见他们的衣服上,脸颊上,手臂上,顿时留下了无数道细碎狭长的伤口,好似被无数飞刃所伤。

而那海岸上,整片沙滩都已化作了白茫茫的一片,连涌上沙滩的潮水都在瞬间化成了层层冰凌。

众人脸色冻得发青,只觉得天地间,一股莫名的却刺骨异常的寒气袭卷而来。

众人还未回过神,那冰霜巨龙已噌地一下跃上了半空,仰天尖啸了一声,转眼就朝着那渔村的后山那头飞去了。

“若杀了我,这条来自不死深渊的冰霜巨龙,将永远无人能收服。它所到之处,将会冰封一切,生灵化作冰尸。”那巫妖用低沉沙哑声音缓缓道:“不过,你若有办法收服这冰霜巨龙,不妨先杀了我试试。”

那青衣人戴着面具,看不出他此刻是什么表情。只见他一把扼住巫妖的喉咙,将他举离了地面。巫妖那张惨败的面庞,渐渐变得青紫肿胀。但不远处的夜冷烟却似乎看出来,以那来自不死深渊的冰霜巨龙的力量,那青衣人也似乎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在犹豫。

“杀了我罢,看看你有没有办法能救山上那些人,咳咳。”

“你再不去,我敢说,那整座山都将变成冰造的坟墓。”

说着,巫妖朝山那头瞄了一眼。

那冰霜巨龙已经飞到了那山的上空,正盘旋在山林之间四处搜寻着。

“哼!”那青衣人忽然松开了手,放下了巫妖,开口道:“收了那龙,我且放你们走。”

巫妖摸了摸自己被勒紫的脖子,咳了两声,阴冷地笑道:“果然识时务。”

说着,那巫妖枯手一挥,那远在山边的冰霜巨龙立时就掉头飞了回来,缓缓盘旋在巫妖和青衣人的头顶。巫妖左手凭空一抬

,那躺在沙地上不省人事的暗影骑士队长便被抛到了冰霜巨龙后背宽大的脊柱上,尔后巫妖也跃上了巨龙。

“怎么,小郡主,难道你还要留在此地不成?”立身在冰霜巨龙背上的巫妖低头朝不远处的夜冷烟冷冷道。

夜冷烟抬头看了他一眼,思忖了片刻。又回身看了看倚坐在一旁礁石下的身负重伤的落隐和柳凌空,欲言又止。落隐见她朝自己看来,立马别过头去,脸色阴沉。

身份已经败露,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反倒会身陷囹圄。夜冷烟无奈地叹了口气,便也轻身一纵,跃至了那冰霜巨龙的后背,随巫妖一道往北而去。

冰霜巨龙扇动巨翼,缓缓上升,忽地双翼一振,荡起一阵飓风一般的气流,飞速地消失在了墨色的夜空里。

寒冷的气流中,隐隐约约留下巫妖狂傲的声音:“后会有期,下次一定让你们都死在我手里,哈哈哈哈!”

夜色下的海岸,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众人依旧满怀着惊讶和疑惑,注视着巍然屹立在海边的青衣面具人。那人却只是淡然地扫了一眼在海滩上的珈蓝众人,尔后转过身,又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前辈!请,请留步。”落隐忽然喊了一声,然后忍着伤势的剧痛,缓缓站了起来,朝前行了两步。

听到声音,那青衣人微微一愣,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落隐一眼。

“感谢前辈救命之恩,敢问前辈从何而来,你有恩于我们全村,可否告知名姓?”落隐忙道。

青衣人却没有回答他,只是看了落隐半晌,尔后便转身,“啪”的一声留下一道长长的电光残影,消失在了遥远的大海深处。

落隐一脸愕然,不知所措,只是怔怔地立在海风轻拂的海岸上,注视着那道渐渐消失的蓝紫色光影。

让他疑惑的,是他隐约感觉到,这青衣面具人身上,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

镇江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黑河治疗阳痿医院
衢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镇江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黑河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