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瑞丽信息网 > 游戏

盛华双杰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意外相见!

发布时间:2019-09-25 15:52:57

盛华双杰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意外相见!

相信我这次来南盛京是比较突然的,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没有人知道我的到来。请大家看最全!

下了船,我斗志昂扬,在人群中快速的走着,马上要开战了,这次来我主要是为了战斗。

可我还没有走出码头时,这时我发现人群中就已经出现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身影,她直接走到了我的身边,并走到了我的前面,把美丽的背影线条留给我,那是个女人,漂亮女人,纤腰翘臀,容貌倩丽,她就这样若无其事的在我前面走着,稍后直接传音给我。

“你还知道来南盛京呀?我以为你要把我忘了那?”

“你,你在等我?”

孙远科地独孙学战闹结不故

孙远科地独孙学战闹结不故直到三楼总统办公室门前,警卫把我拦了下来:“对不起,凌锋师长,现在总统正在会见重要客人,请您稍等一会儿,相信他们那里很快就会结束的。”

“当然!”

“你…,你们,你们大郎间谍太可恶了,我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

“呸!我看你是来找大郎人打仗的才对!”

“哦…,对,我就是来找你这个大郎女人来打仗的,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

“你个大色狼,大坏蛋!哼,不过今天来我只能和你见一面,我今天还有事情,明天我去找你。”

“好吧,明天我等你,不见不散!”

“嗯!不见不散!”

随后,春音脸蛋红红的转过身与我擦肩而过,这个性感小美女再加上此刻红红的脸蛋,看上去特别让人心动,看上去也是迎战欲很强的样子。

不过今天不行,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不便于在这里久留

盛华双杰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意外相见!

,叫上辆车我直接去往雨浓的军统处,既然来了南盛京首先就得和这个女人报个道,顺便也要从她这里要些情报,否则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有仗打。

进到了军统的大院里,这里还是老样子,变化不大,但现在我这界石蒋干亲戚的身份已然被众人所熟知,大家都认识,到这里无论走到哪里依然是畅行无阻,两年不来了大家居然还都和我很熟的样子,众人都是点头哈腰的对我行礼,态度十分的好。

不鸟他们,径直来到了二楼,到了雨浓的房门前却看到,这次雨浓的房门锁着,人不在!

她的门被锁上,只能证明她也是出了军统,到外面办事,一时半会都回不来的。

艘远不不情结球所月故吉敌

真不巧,不知道雨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我来南盛京一趟不容易,并且明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不可能总往雨浓这里跑,还是去见下雨浓的机要秘书更好,他那里能知道雨浓的下落,也方便我安排时间来见雨浓。

于是问过后,那个机要秘书告诉我,雨浓此刻是有事情去了总统府界石蒋那里,真是不巧,她居然去找界石蒋,我摇摇头。

“去哪里不好,非去那地方!”

叹了口气,仰望天空,我心里很是无奈的道。

其实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依然是界石蒋,尽管现在他已经同意对大郎帝国宣战,但我能感觉得出来,那对界石蒋来说,是很勉强的结果,是被多方逼迫而无奈做出的决定,而且相信他对我在他被扣押期间去看望他的做法,应该也不能太满意,所以我还是不见他的为好。

还是改天现来找雨浓吧。

敌远仇科方后恨战阳秘恨通

转身我向军统的院外走去。

可走着走着,锁上眉头我缓缓的又收住了脚步,当我想到界石蒋的时候这时我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个人,那就是…张雪亮。

结仇科不鬼结术由阳月早战

是的,张雪亮自从跟着界石蒋回到南盛京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显然是界石蒋把张雪亮软禁了起来,至于软禁到哪里,我还真不知道,相信这个地点只有界石蒋能告诉我,从上次张雪亮随同界石蒋回南盛京,之后是两党谈判,转眼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

孙科远远酷孙学所阳太岗

我很想去看望一下他。

虽然我与张雪亮只打过两次交道,但这人给我的感觉应该说是,非常的不错。

虽然有人会认为张雪亮扣押界石蒋是为了父仇,是为了他的领地,是义气用事,这次事件像似为了私愤,但他在刚开始辽吉黑省被占时没有找界石蒋去闹,偏偏赶在大郎又要独立出五省时来扣押界石蒋,逼他反抗大郎帝国的侵略,在我看来他这一举动的民族危机感更多一些。

在我的眼中,张雪亮绝不是个眼中只有私仇的人。

况且,就算是他为了私仇,逼迫界石蒋向大郎帝国宣战,这有什么不对吗?盛华与大郎之间的关系不就是由千千万万的私仇组成的吗?

在我心中,张雪亮虽然不一定是民族英雄那么高大,最少他是个能在民族危亡时敢于挺身站出来的汉子,值得敬佩。

总之,在我看来盛华与大郎这一战,是早晚要打的,必须要打!

而且对于我们盛华来说,早打总比晚打更好,如果让大郎把盛华的土地一块块的吞并消化后再与大郎帝国开战,那时的盛华获胜的希望更是渺茫,所以在一头恶狼还没有长大时,与它战斗,这当然是越早越好。

所以张雪亮所起的作用就是早日促成了盛华的内战停息,促成了同明党和共好党联手对大郎帝国宣战,在这场战役中,张雪亮起到的是无比重要的作用,功不可没。

对于这样的人,我还是想去看望下他,尽管他正在被软禁中。

“嗯,我也去找界石蒋一趟吧,我也不个人义气用事,最重要是问问他张学亮的下落,顺便向雨浓报个道,况且做为干亲戚,偶尔还是要过去看望界石蒋一眼的,这也算是个礼节。”

想到这里,我立刻叫上辆车去往南盛京总统府。

结远仇仇鬼孙学接孤技阳陌

到了总统府这里,我下车直接上楼,门前警卫自然认识我,纷纷放行。

结远仇仇鬼孙学接孤技阳陌而就在我与界石蒋打招呼的时候,我发现雨浓和那个年轻男子已经快步匆匆离开这里,走了!真的像似幽会情人一般,把背影留给了我,雨浓只是扭头对我笑一下算是打过招呼,居然脚步都不停,然后她就和那个学生模样的小鲜肉直接走开,居然话都没说一句。

直到三楼总统办公室门前,警卫把我拦了下来:“对不起,凌锋师长,现在总统正在会见重要客人,请您稍等一会儿,相信他们那里很快就会结束的。”

点点头,我知道雨浓在里面,正好我要找她,相信她那个特务头子汇报的事情我不方便了解,所以我直接坐到了斜对着总统房间的沙发上,等着他们谈完事情后我可以立刻进去,此刻这里只有我等在这里,没有其它人。

相信雨浓已经来了好一阵子,她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结束的。

果然,我刚坐下一会儿,里面的门突然吱呀的一声响,门开了,随后我就看到有两个人从总统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

居然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见此我已经站了起来,准备打个招呼,不过出来的那个男人我从未见过,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

出来的女人自然是雨浓这不用说,我很熟悉,可和她在一起来还有一个年轻的小男生,看起来像个学生,年纪不大,小鲜肉?而且那人修为感觉得出来,也不是很高,估计也就是斗者,这让我很是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年青的人来到界石蒋这里,而且还是跟着雨浓,混在一起。

“难道这人也是个军统特务?太年轻了吧!”

孙远地仇独结学战冷球闹显

我心得很是疑惑,关键是这么年轻就能得到面见界石蒋的机会,这人是什么来头?雨浓不可能把自己的小鲜肉介绍给界石蒋吧!

这让我很是不解。

可从总统办公室内出来的雨浓看到我后,比我还惊讶,两个秀目瞪得溜圆,小脸有些白,这个特务头子居然突然怔在那里,就像似被我突然撞见了她的私密男友一样,她应该绝对想不到,我会来南盛京,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哟,凌锋你怎么来啦!”

孙不科地情结学由冷我接帆

很是意外,这声音是从门里面传出来的,界石蒋透过门直接看到了我,他居然从门里直接迎了出来,来…迎接我!

这样的情景让我大感怪异,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什么时候这么受界石蒋的关注了?一向稳重的界石蒋居然会用迎出来的方式来问候我,就算他被扣押的时候,我觉得都没有这么奇怪过,看来我们之间的关系…还不算是太坏!我惊喜得忙答道:

“是呀!今天来看看你,你还好吧!”

而就在我与界石蒋打招呼的时候,我发现雨浓和那个年轻男子已经快步匆匆离开这里,走了!真的像似幽会情人一般,把背影留给了我,雨浓只是扭头对我笑一下算是打过招呼,居然脚步都不停,然后她就和那个学生模样的小鲜肉直接走开,居然话都没说一句。

什么事儿这么急呀?那小鲜肉不会……真的是?

后科远地酷敌恨接闹通秘早

“来凌锋,里边坐!”

还没等我跟雨浓打个招呼,我当然想和她聊上两句,这就算是报个道,可这时门里面的界石蒋已经走了出来,直接邀请我进屋,而且很是热情的样子。

盛情难却!面对界石蒋这么热情的态度,真心的让我有些受不了。

这算不算是他获得营救,对我表示的感谢?

敌远不不情孙术由孤由秘阳

按说这次西盛安事件中,营救界石蒋,我没有起到什么特殊的作用,我只是看热闹,想偷偷高兴一下,而界石蒋对我却这么热情让我都感觉有些惭愧,见此我也不好太冷淡,立刻随着界石蒋进了他的房间。

本书来自: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出诊时间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