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瑞丽信息网 > 历史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伊芙妮洛与契约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9:08

零剑星之刻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伊芙妮洛与契约

星寒满怀感激地冲芙娜的背影diǎn了diǎn头,之后试着扯过一条毛巾,揉成一团轻轻塞进莉莉希娅的怀中。毛巾刚刚碰到莉莉希娅的胳膊,她果然有了轻微的反应,双手开始松开自己的浴巾。

“呼……”看着自己的计策成功,星寒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警惕转身走向近在眼前的出口。谁知这时脚下突然一滑,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两只手在空中一通乱抓,希望能在自己彻底倒下之前拽住些什么。

“咣!”

整个浴室传来大声的轰响,莉莉希娅一个激灵从马桶上站了起来,抱着怀里的毛巾四下张望着,这时,她的眼神落在了离自己不远处的星寒身上。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各自沉默着不説话,星寒已经尴尬到了极diǎn,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你……你这家伙对我做了什么……”莉莉希娅不知为何还能如此淡定,也许是压抑着满腔的怒火,看了看手中的毛巾问道。

星寒急忙爬起来把浴巾裹好,擦过莉莉希娅的身体猛地蹦进浴池,随后便冒出头道:“误会,我只是路过洗个澡而已,谁知道洗到一半你就进来了。”

虽然看起来星寒很像是在阐述事实,但莉莉希娅却如何也无法相信:“为什么三间浴室你非要在这里洗澡?还有,那么晚了你又去了什么地方?”

“这应该是我的问题吧!为什么三间浴室你非要来这啊?!”

“哦?你的意思是怪我啊?”莉莉希娅眉梢一翘,抱着双臂走近浴池:“火精灵,烧死他好了……”

“喂,别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干!”

……

翌日凌晨大约五diǎn时,头昏脑涨地被菲儿摇醒,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的脑袋异常沉重。

“哥哥,你发烧了,菲儿去帮你拿diǎn药吧。”菲儿的声音很模糊,不过依稀感觉得到她从自己身上跨了过去。

原来这种感觉是发烧啊,真是好长时间没有体验过的感觉了,身为冰火双系的异能者竟然控制不了这发烧的温度,真是耻辱啊……

许久,被菲儿从床上扶了起来,下意识地张开嘴吃了两片略微有些苦涩的药片,随后灌了一些水下肚。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异界,人们的医学水平依旧没有达到一药见效的程度,满怀感激地收下了莉莉希娅赐予自己的高烧,继续着剩下两个xiǎo时的睡眠。

“咳、咳……”

嗓子里干燥无比,从未感觉过那么难受,四肢似乎有些不听自己使唤,就连眼皮也是迟钝了两三秒才睁开。

“啊,哥哥,你醒了,是要水吗?等一下,菲儿马上去拿!”床头的闹钟才是六diǎn十分,原来自己只睡了短短的一个xiǎo时,这段时间菲儿大概一直守在自己身边。

“咕嘟咕嘟……”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通畅了好多,鼻子有些不通气,真的是昨晚和莉莉希娅在卫生间里玩的太起兴了,这种天气已经不能再做出这种夏天似的举动了。

“啊~要死了~”星寒回过一口气,把一只手搭在额头上望着天花板叹气道。

“哐!”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一股躁动的气息扑面而来,火焰之莉莉希娅果然名不虚传。

“喂,你没事吧?真是的……怎么弱成这样,为什么我一diǎn事都没有?”莉莉希娅看了一眼菲儿,随后便坐在床沿一副责怪的语气问道。

星寒无力地应道:“如果你也给我一件衣服的话我就不会感冒了……”

“哼,真是矫情,好了,这是给你做的早饭,沃拉,端进来吧。”莉莉希娅朝着门口望了一眼,轻声唤道。

“ok~”沃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看来她也起的相当早。

沃拉满怀笑意地把早餐端进房间,站在星寒身前等待着他的回应。

“你干嘛?我还不饿呢。”星寒有些焦虑地撑起身子,冲着一旁的莉莉希娅説道。

“我不管,如果你赖上我了怎么办,给我吃了它赶紧好起来!你不是説找到莉丝缇娅了吗,感冒好了之后快去把她找回来。”莉莉希娅好像有些生气,扭过头去看着窗外的晨景。

星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受了笑眯眯的沃拉递过来的餐盘。

“对了,昨天晚上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莉莉希娅看着窗口,眼神却丝毫没有往星寒的身上放。

星寒刚刚吞下一口白粥,模糊不清地问道:“什么问题……”

“那么晚了你是去了什么地方才回来啊?”

“啊?这个……”星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不能让她们担心就对了,“哦,我有diǎn儿睡不着,所以和萝丝一起出去走了走。”

“走了走?那你身上的烧焦味也是这样来的吗?”莉莉希娅突然把头转向星寒,眼睛中充满了犀利却又关心的神色。

星寒顿了顿,烧焦味?昨晚的那个叫茱利欧的天使似乎曾经扔出过一团可以治愈的火焰,恐怕是那个时候沾在身上的,没想到莉莉希娅对火焰的敏感度已经到达了这种程度。

正在星寒犹豫着该如何回答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清甜的女声:“哟~主人,早上好!”

看到房间里一下子聚集了那么多人,十夜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呃……好像我来的有些不合时宜呢,那我先走了,拜拜~”

如果这个时候让十夜跑掉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了,有些事情还是早些问了比较好:“十夜,等一下!”

“嗯?怎么了主人?”十夜眨着眼睛看向星寒。

“能告诉我茱利欧恩彻斯特是谁吗?”星寒一副恨不得立马吸取了十夜所有的知识一样,手中的白粥也已经凉了一大半。

十夜愣了愣,这才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他是第六神席,最接近上帝的天使。”

“最接近上帝的……天使?”星寒有些不解地问道。

“嗯,”十夜diǎn了diǎn头,继续説道:“神庭一共有着七个上位神的席位,茱利欧拥有的是第六神席,也就是夜神的恩赐。这些拥有神席的天使们已经有三个死在了地球,与他们的主人长眠于世,剩下的四个还伴随在预咒师的身旁。”

“主人,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难道你和茱利欧已经见过面了吗?”十夜这才反应过来,略显急切地问道。

“何止是见过……他差diǎn杀了我。”

身旁的女孩们猛地一惊,星寒突然意识到自己説漏了嘴,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了,于是,他打算继续多问一些:“呐,十夜,你知道莉洁贝特是谁吗?”

“莉洁贝特?”十夜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印象中似乎没有听説过这个名字,“主人,这个名字你又是从哪听到的呢?”

“从茱利欧那里,他在和萝丝见面的时候就是叫她这个名字。”

“哦?”

“对了十夜,莉丝缇娅説过,她预知不到我和萝丝的行动,这代表着什么?”

十夜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预咒师的先知症是全球范围的预知,如果碰到了无法被预知的生物,那么他们对于预咒师来説就是规律世界中的不协调者,不过直到现在为止还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三个女孩对两人的对话仅仅是一知半解,很快也就失去了兴趣,不过这正是星寒所需要的结果,她们放弃了继续挖掘自己所卷进的事件,对于自己来説简直是有如天助。

“主人,关于神席的天使我会继续调查,这段时间可能要离开这里了,如果需要我的话,用契约就可以呼叫我回来。”十夜走近星寒,在他左手手背的刻印上用食指轻轻diǎn了一下。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xiǎo心diǎn,説不定什么时候你的身份就会暴露的。”

“知道啦

,谢谢主人关心,那么,我走啦~”十夜“嘭”地变成一只白猫,爬上窗户跳了出去。

“星寒,饭已经凉了,要不要再去热一下?”莉莉希娅看着已经不再冒热气的粥,抬头问道。

星寒摇摇头,道:“不用了,多亏了那两片药,已经好多了,今天帮我给艾莉莎请个假,我去带莉丝缇娅回来。”

……

古堡中,艾瑞卡正在餐厅里敲打着电脑,在弗拉德看来,他从来就没有一时半会儿的消停过,那键盘声简直气的他都快把房dǐng拆了下来。

“茱利欧大人,昨晚真是给您添麻烦了,谢谢。”玛利亚见茱利欧从走廊路过,便站起身拦在他身前,鞠了个躬之后略带歉意地説道。

“既然都是天使,这些事就不用特意跟我道谢了,好好报答一下你的主人吧,如果不是他的话,你也不可能被打成那副样子。”茱利欧冷眼瞥着沙发上的弗拉德,昨晚他在中枢大楼上看的起劲,如果不是自己出现,玛利亚已经被那个叫星寒的少年杀掉了。

“玛利亚,你要跟那家伙亲近到什么时候?”弗拉德一脸不满地説道。

弗拉德是她的主人,玛利亚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光芒一闪,快速回到了契约回路。

两人相互冷冰冰地对视了一眼,茱利欧也不想把精力再继续放在这无趣的家伙身上,走向古堡外的花园。

“血之精灵啊,听从我的召唤吧,与伊芙妮洛冯夏依娃缔结契约……”

不远处的一片花丛中,一个粉色的影子正不断地对着地面上的一块晶石念叨着什么,茱利欧缓缓走过去,伊芙妮洛似乎也发现了他的到来。

“还没好吗?”茱利欧问道。

伊芙妮洛捧着血晶石diǎndiǎn头:“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不到像艾尔特先生和弗拉德他们那样的程度,可能是艾兰没有用心吧……”

“哼,主人,人家可是有认真的在和那块石头交流啊!”

定西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龙岩男科医院
许昌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定西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龙岩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