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瑞丽信息网 > 历史

长恨来迟 第三十四章、实则护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1:28

长恨来迟 第三十四章、实则护

黑金色的衣袍一路迎风而飘,足足半刻的功夫,才停了下来。

卫絮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脚下御飞着,双手掌心不断泛着潮湿的汗,反反复复地擦拭在衣摆上。

脚下停住,古不繁站在原处没有动,背对着卫絮所来的方向,黑袍扬起,猎猎作响。

“不繁师叔。”

卫絮跟得不紧,却也是很快便落在了古不繁的身后,深吸了口气落了声。

古不繁单手背在身后,未有作声。

卫絮的头低着,视线略略抬起看向了古不繁的背影,薄唇微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终是缄了口,没有出声。

两人立于空中,周遭,是淡薄的云气,再无其他。

黑袍女子的眉头紧紧蹙着,却是无法分辨究竟是何种情绪,又是足足半刻的功夫,放在身前的手缓缓一个滑动,墨流而出

,流转于云气间,而后消散。

卫絮压着视线不去乱看,心头上的焦急一圈一圈漾开,要尽快赶回忘尘屿了!

墨流融入云气间,消散的一瞬间,两人的面前,竟是缓慢地生出了一道恢弘不已的金色锦门。

锦门显现的一瞬,古不繁脚步不停,径直往里而去。

仙鹊停在卫絮的肩头,两翅紧紧地敛着,双眸紧盯着古不繁的背影。

“带着你的灵宠过来。”

古不繁的身形消失得很快,许久未出的声音终是出口。

卫絮心头一惊,声音下意识出口:“师叔……”

一抬眼,哪里还有古不繁的身影,独留下那扇浅金色的锦门隐隐而现。

扇动了两下翅膀,仙鹊眉心处一道光缓缓闪了一瞬:“尽快脱身,要来不及了!”

暗音压低,仙鹊的声音越发严肃了起来,再过半个时辰,先圣修习的时间就要结束了,若是在那之前赶不回忘尘屿,先圣定要大怒!

眉眼看了仙鹊一眼,卫絮的神色越发沉了下去,一方面,她知晓自己偷跑出来定是不对,可另一方面,不繁师叔此刻唤了自己,又是不得脱身。

便是这一个犹豫间,古不繁的声音再次压下:“愣着做什么?”

没有人影,声音厉厉。

金色锦门,隐隐而现,好似下一瞬就要消散。

卫絮的眉头重重一皱,视线回挑看向身后天空方向,再无犹豫,径直向着锦门中走去。

脚步刚入门中,锦门的金色光再次一个闪现,终是缓缓消散。

而卫絮的脚步,也是在迈入锦门后,停在了原处。

这从外往内看时,好似除却了门,便只剩下了云气,可当她真真切切跨入锦门后,云气刹那间消散,朴素干净的院落,入了卫絮的眼。

卫絮的脚步,立于院落门口的阶上,挑起视线向院落内看去。

周遭,安静如水。

院落格局不大,一眼望去不过三间房的模样。

挨着院落廊下台阶处,是一排排翠绿的文竹。

空气里,是不同于长恨阁内那般浓郁的仙气之息,反倒是如人间一般,阵阵清透。

脚步站在门口许久都是没有动,卫絮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一时间,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仙鹊落在卫絮的肩头,眉心处的白光隐隐而闪,对于眼前的景,倒是没有多大的惊讶。

“卫絮,”愣神间,居然一身白袍,脚步稳重,从东侧的厢房走了出来,对着卫絮笑了笑,落了话,“跟我来。”

末了,居然的视线,再一次瞥看过仙鹊,继而转身,往主房方向走去。

……

主房内,古不繁正坐在桌前,单手托着茶盏,一口一口抿着茶水,身子略略斜靠着,视线抬也未抬。

脚步走到了古不繁身旁,而后坐下,居然的眉眼间始终扬着浅笑温柔,末了,对着卫絮加深了笑意:“卫絮。”

“弟子在。”

抬手,伏身,行礼。卫絮的动作比任何一次都要规矩。

“今日的事,你作如何想?”

问话的,是居然。

古不繁依旧喝着茶水,神色沉沉。

身子略一僵住,袖中的手猛地攥紧,卫絮没有抬头,深吸了一口气,犹豫着开了口:“东殿老生,借着切磋仙力为由,为难新生,弟子认为,极为不妥……”

“啪!!!”

闻言,茶盏被重重地扣在桌上,古不繁的眉头重重一挑,视线终是抬起看向了卫絮:“你认为?!这东殿的规矩,何时轮到你来评判对错了?!”

是,她古不繁是对这个叫卫絮的弟子极为喜欢,可是这不代表,她做错的事,古不繁也会认可。

东殿这历来的规矩,居然和古不繁作为阁主和长老,自然都是清楚的。

而他们,之所以从未出手阻拦过,自然,也是有他们的道理。

可今日,卫絮,竟是不知轻重,出手破了这规矩。

古不繁心头,自然是怒意涟涟。

居然的笑眼略略压下,余光掠过古不繁,没有说话。

女子训斥的声音高扬,加之又是怒意绵延,卫絮伏着的身子一个僵住,什么话语都说不出口。

“你本就不是东殿之人,如今出现在东殿内。你是当真觉得自己本事不小,想要显摆一番?!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硬要出头?!”

万般的恼意缠绕上古不繁的心绪。

她生气是真,责怪卫絮是真,可对于卫絮的喜欢,也是真的。

若是方才,方若不肯松口,按照擅闯东殿的罪责,卫絮,是逃不了责罚的。

全程,仙鹊落在了离卫絮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小小的身子乖巧得不行。

长久的寂静,古不繁的手死死地攥着茶盏,浑身满满的皆是恼火之息。

“……弟子……知错……”

伏着的身子始终不敢多有动作,卫絮双手已然有了些许的颤意,自己,竟是惹得不繁师叔如此恼火。

“你不繁师叔,不过是担忧若是真有人追究起来,你怕就要受责罚了。”

深吸了一口气,居然的眉眼带着了然的笑意,话音脱口而出,打破了此刻极为凝重的气氛。

“居然!!!”

而下一刻,古不繁那被戳穿了一般的恼火窘迫的话语也是落下。

居然的桃花眼里依旧是笑眯眯的光,单手金光一闪,一个小小的玉佩已是落在了卫絮的面前:“这是你不繁师叔给你备的,出入东殿的佩玉。”

刹那间,古不繁的面颊,陡然间便红了起来。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看病如何
济南血管瘤医院的评价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收费贵不贵
济南血管瘤医院患者评价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